English
English 韓文 日文 舊版
移動端
移動端网站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毓秀風采

歲月加溫下的這份“酷愛”

時間:2018-11-29 來源:大學生記者團 供稿:歲月加溫下的這份“酷愛” 浏覽: 字體:


從一名北京體育師範學院的畢業生到如今深受工大學子喜愛的一名輔導員老師,庫穎老師整整花了28年,而其中的22年,庫穎老師將它奉獻給了學生工作。寒來暑往,她一直駐守在學生工作的最前沿。她曾先後做過團委、學工辦、學院輔導員的工作,她所帶過的近萬余名名學生中,有的成爲了她的摯友,有的成爲了她的“孩子”。而在學生們眼中,她永遠是那位愛護和幫助自己的“酷姐”和“庫媽”。

是信任推動,亦是信仰所在

采訪庫穎老師老師的那天,天空中下起了朦胧細雨,讓被炙熱折磨許久的人們終于感受到了久違的舒適。推開辦公室的大門,一道正伏案工作的身影就這樣撞進了記者的眼瞳。“真是辛苦你了,下了雨還這麽著急趕過來。”這番溫暖的問候如這場細雨般沁人心脾。

在談及當初選擇成爲一名輔導員老師的原因時,庫穎老師老師也是滿懷感慨地道出了背後的“隱情”。“我能夠成爲一名輔導員可以說是非常偶然的。2010年,領導鑒于我的學生工作經驗較爲豐富,便找我談話,希望我可以接受輔導員的工作。可我自己對這份工作壓根沒底,衆所周知,輔導員隊伍一向是一支很年輕的隊伍,但是我當時已經42歲了,時常擔憂和學生們這份巨大的年齡差會造成和學生們的代溝,可以說一切都充滿了未知和挑戰。最後在領導的鼓勵下,我還是接受了這一新的挑戰。”

在擔任輔導員之前,庫穎老師還曾任校團委辦公室主任、校團委組織部長、校團委宣傳部長等部門主要負責人,對學生工作可謂是駕輕就熟。對于如何做好高校學生工作,庫穎老師有著她自己的理解。她坦言稱:“做了22年的學生工作,無論遇到什麽樣的學生,都會像對待朋友一樣,尊重他們。與此同時,我也在不停地加強輔導員的業務能力,比如自己會嘗試用時下流行的微信、人人還有之前的飛信和學生們溝通。”

“像對待家人、朋友那般對待每一位學生”是庫穎老師從事多年學生工作以來一直堅持的信仰,也正是這份堅持,讓庫穎老師在工作中傾力付出的同時,也收獲了很多。“自己的孩子也是大學生的年紀,有時候在學生工作中遇到困惑了,我就虛心地請教女兒;當和女兒溝通不順暢的時候,我又會向同學們尋求幫助。在這樣的反複鍛煉下,我掌握了很多和孩子們溝通的技巧。”

迎著晨曦,輕柔地喚醒在沈睡的夢

“一直都不敢相信報紙、電視上所描述的那麽好的老師會出現在我的大學生活裏,總感覺自己不可能那麽幸運。直到我遇見了庫穎老師,我才相信自己就是那個幸運兒。即使我現在畢業了,可她依然是我最感激、最尊敬的老師。”電氣14-1班的周小洪這樣說道。剛入大學的周小洪與庫穎老師並不相識,僅有的印象是每天早上七點半總會有一個女老師來宿舍說:“寶貝,快點起床去上課了。”“我和我室友的成績原來很差,也不願意去上課,但是庫穎老師每周來的次數過于頻繁,導致我們也不好再睡下去了,挂科的科目也就少了。庫穎老師的這種堅持一度讓我的室友以爲她是我的班導師呢,畢竟七點半就要到宿舍,那她得起多早啊!”周小洪在大一的時候沈迷于遊戲,挂科的現象比較嚴重。在這關鍵的時刻,其所在年級更換了輔導員老師。新的輔導員老師正是那位每天早上來宿舍叫他們起床的老師。“由于我挂科現象嚴重,庫老師私底下多次把我叫去談話,正是這幾次談話讓我對大學生活有了重新的認識,讓我有了新的奮鬥目標,從以前認爲把大學混完,拿一個畢業證就可以了,轉變爲大學應該時刻保持積極向上的心態。正是由于老師及時的勸導,才使得我後來多次獲得了獎學金,還獲得了北京市大學生數學競賽三等獎、學院“進步之星”等榮譽稱號,學習成績績點由大一的68分提高到80分,一次性通過了英語四級考試,大二學年專業課平均成績91分。”

關于這件事,庫穎老師也表達了自己的看法,“叫他們起床的這件事情,其實很多的輔導員老師都能做到,但是要讓孩子從內心接受你,這需要時間。每一個考上大學的孩子都是好孩子,只不過不太適應大學的生活。我有義務嘗試去幫助這些孩子,讓他們內心的夢想重新沸騰起來。”

只願他們放肆地去擁抱夢想

當了八年的輔導員老師,庫穎老師也遇到了很多學生工作上的難題。首屈一指的便是考研工作。曾經有一位考研學子給庫穎老師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這位學生的情況比較特殊,他是從裝甲兵學院轉過來的,入學伊始,他對課程學分的替換不是很了解,我就開始與他交流,慢慢地對這個學生産生了關注,後來在考研期間得知他要跨專業考研。他在本科期間學習的是自動化專業,而他卻打算考北京電影學院的攝影專業。我後來告訴他,追求自己的夢想沒有問題,但你一定要充分了解你報考學校的詳細信息。你既然做出了選擇,就大膽地去追逐你的夢想,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負擔。”庫穎老師在說這番話的時候,她自己內心也是沒譜。但是這位學生在聽取了庫穎老師的建議後,毅然選擇報考北京電影學院並一心紮進了備考的工作中。後來這位學生的母親親自找到了庫穎老師說:“老師,我知道我家的孩子考北京電影學院肯定沒戲。”庫穎老師便說:“我明白我們都是做家長的,都會擔心自己家的孩子。考研無非兩種結果,哪怕失敗了,孩子能夠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也不會有遺憾。我們當家長的在這個時候一定不能多說話,要多鼓勵孩子,過多的幹涉只會適得其反。”爲了讓家長放心,庫穎老師還以一名母親的身份和這位家長進行溝通,用自己和女兒的成長過程使得家長放下了最後一絲顧慮。就這樣,庫穎老師和這位學生的家長達成了默契,全力以赴地幫助孩子備考。最終孩子以378分的成績成功考入了北京電影學院。“當我在微信上得知他考上了的消息,腦海中閃現的是孩子無數個挑燈夜戰的身影,眼眶裏也是噙滿了幸福的淚水。”庫穎老師如此說道。

時間仿若一劑催化劑,讓庫穎老師對學生工作的這份熱忱在漫長的流年裏變得愈加香醇,二十余載的歲月裏,“酷姐”變成了庫媽。但她對學生的牽挂從未改變。“融進銀河,就安谧地和明月爲伴照亮長天;沒入草莽,就微笑著同清風合力染綠大地。”這也許就是對這份“酷愛”最好的注腳。

 


上一條:不跑步的“大師”,不是好學霸
下一條:用奮鬥點亮青春

我要留言
 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条评论    共1頁   當前第1
新聞熱點
綜合新聞

版权所有 大发快三彩票app 丨 电话:010-88802114 丨 京公网安备 110402430037号 丨 舊版入口